没想到这些羞人的姿势,能让女人服服帖帖

········
第一章 不要烧我
········

“送楚队最后一程!”

滨海市,青山火葬场礼堂。

无数身着军装的男子排成方队,一脸肃穆的看着灵堂上的黑白照片,每个人的眼睛都泛着热泪。

只因为他们心中那个战无不胜的英雄——不败南狂,为国捐躯了。

兵王楚墨,战狼特种部队的传奇队长!

却没有人注意到,躺在冰棺中的青年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

楚墨幽幽从昏迷中醒来,听到耳边传来的送别声,他不禁有些失落。

我这是死了么?

可是为什么我还有意识?为什么我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难道我没死?

他下意识的想要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

楚墨当即就慌了。

我明明没死,为什么动不了?为什么他们都认为我死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嗓音传来,顿时让楚墨如坠冰窖。

“韩参谋,火化炉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楚队长的墓地也选好了。”

该死,这些家伙是打算把我火化了,然后埋掉啊。

我特么还没死啊,是哪家无良医院开的死亡证明,老子和你们没完!

我去你妈的,韩斌,你个混蛋!

你打开棺盖再看看我,再让医生给我检查一下!

楚墨不停的在心里狂呼,只希望外面这群人别放弃自己。

奈何没有人听到他的怒吼,每个人依次走到冰棺前与他诀别。

等到最后一个说完话后,楚墨就感觉冰棺动了。

好像是被火葬场的工作人员推进了火化房。

接下来自己面临的就是被火化,烧得骨头都不剩!

也就代表他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

我还没死,我还不想死!

楚墨拼命的咆哮,在那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然后自己就恢复了动弹的能力,他不由分说的就坐了起来,从火化板上跳了下去。

我能动了!我活过来了!这下终于不用被烧死了!

可接着他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

因为自己面前的两个工作人员似乎是没注意到他的存在。

其中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面无表情的道:“好了,小李,把楚队长的遗体推进去吧!”

“好的。”

名叫小李的工作人员当即走到了火化炉跟前。

楚墨猛地回头一看,发现另一个自己依旧躺在火化板之上,一眨眼便被小李给推了进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两个我?

楚墨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与此同时,戴着口罩的男子封闭了火化炉,随后摁下了开关。

“轰!”

火化炉里便爆发出了一阵火光。

“呲溜,呲溜!”

不!

别烧我的尸体!

楚墨疯了似的急忙扑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直接从火化炉里穿了过去。

而火化炉里的火越来越大。

楚墨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无比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随着尸体的焚烧,他自己体内有着点点荧光正在往外消散,就想萤火虫飞舞一样。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似乎是随同消失的还有意识。

募的,只见他胸前忽然爆发出一团无比刺眼的亮光。

楚墨精神一振,急忙低头一看。

发现自己的胸前挂着一块红色的龙形玉佩,此刻正发着炽热的白光。

而在这白光之下,他的身体多出了不少力气,也没有再继续消散。

“是它?”楚墨无比惊讶。

这枚玉佩是他死前在国外执行任务的重要目标,组织上很重视它的存在,也是因为它,楚墨才被六国雇佣兵布下天罗地网围剿,最后死于枪林弹雨之下。

不等他想太多,只见龙形玉佩剧烈颤动了下,化作一道白光,募的就飞向门外。

楚墨急忙跟着追了出去,他一直追到了一条街道路口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辆红色的保时捷翻了个底朝天,在其旁边还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青年。

而先前的龙形玉佩正飘在青年的头顶。

楚墨还没反应归来的时候,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他整个人猝不及防的扑向地上的青年,两人的身体在那一瞬间重叠在了一起,而那枚玉佩也随之进入了青年的体内。

随着一阵困意袭来,楚墨控制不住的昏了过去。

……

“我这是在医院?我……没死?”

楚墨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入眼的是一个墙壁被粉刷得异常白净的房间,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伸手扶着发胀的脑袋,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还插着各种管子,针头,裹得跟一个粽子似的。

他的目光陡然凝固:“我……我的身体?”

他明明记得自己的身体被火化了,而且还是亲眼所见。

那现在这具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楚墨瞪大了眼睛,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车祸现场那位青年的身影。

随后一阵潮水般的记忆突然涌入脑海,楚墨疼得差点晕过去。

好不容易扛过去后,楚墨微微失神:“林逸,上门女婿?看来我真的换了一具躯体!”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叫林逸,从小被爷爷带大,后来爷爷去世了,他莫名其妙的被滨海市豪门叶家看上。

和被誉为滨海市第一美女的叶家大小姐叶卿尘完成了婚约,由此成为了一个上门女婿,因和朋友喝醉酒发生车祸,这才便宜了楚墨。

一个平凡人娶了滨海女神做老婆,可以说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了,然而外人不知道的是,林逸其实是天萎,说白了,就是楚墨现在这具身体男人的那方面有问题。

天天守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只能看不能碰,换做谁心里也不好受,因此林逸才会买醉,故而发生车祸一命呜呼。

“还真是命运弄人啊。”楚墨苦涩一笑。

堂堂华夏战狼兵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不败南狂楚墨因公殉职了,连尸体也被火化了,可又机缘巧合的重生到了上门女婿林逸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砰!”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重重的从外面推开了,随后走进来一个打扮异常时尚的女子。

准确的说是女孩儿,因为对方的年龄看样子约莫十七八岁,那张俏丽的脸蛋儿还有些稚气未脱,不过身材却已发育完全。

女孩儿双手叉腰,冷冷的看着楚墨道:“姓林的,你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楚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老婆?”

这难道就是这具身体的那位便宜老婆?倒是一副美人胚子,身材也不错,只不过年龄是不是小了点?

“你叫我什么?老婆?”

女孩儿瞪大了美眸,满是不可思议:“林逸,你脑子摔坏了吧?”

“还是说你背着我姐对我有什么不纯的企图?”

背着你姐?

楚墨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对方是自己这具身体名义上的小姨子。

难怪两姐妹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饶是如此,楚墨也不禁暗赞不已,女孩儿稚嫩的脸蛋儿俨然是一副美人胚子,由此可见,她那位姐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眼见楚墨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叶灵珊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慌乱,只觉得自己这个姐夫突然间变得有些陌生,尤其是眼神,这要是换做以前,生性怯弱的他都不敢正眼看自己的。

“哼,既然你没事那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自己找护士。”

叶灵珊冷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房间,不敢多待半刻,本来他对家里人强迫过来看望这个废柴充满了怨气,可在楚墨那样的目光之下,她却是不敢发泄了。

楚墨有些错愕的看着这一切,自己这个小姨子来说了不到三句话就走了?

看来她不怎么待见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啊。

念及至此,楚墨又重新躺了回去,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好半天他才苦涩一笑,慢慢接受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
第二章 美女老婆
········

楚墨不老,六国跪倒!

过去那个号称不败南狂的兵王楚墨已经死了,世人也接受了他死亡的事实。

而现在活着的是一个顶着林逸这个身份的冒牌货。

要不是关键时刻他生前护送的那块龙兴玉佩发光的话,他可能连冒牌货都做不成。

等等,玉佩!

楚墨脑中闪过一道灵光,随后开始寻找着玉佩的踪迹,最后他发现自己拥有了内视的能力,并且看见那块玉佩正浮在自己的脑海中!

“怎么会这样?”

楚墨震惊不已,意念一动,那块玉佩随之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只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刺痛,瞬间就多出了很多信息。

信息含量很大,短时间内根本消化不完。

不过楚墨倒是发现了一部叫做《九转天玄诀》的修仙功法,据说每修成一转,自身实力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如果修炼到五转,更是能破碎虚空。

“难怪这玉佩被海外六国如此重视。”

楚墨喜不自禁,他本身就会武功,飞檐走壁不在话下,可依旧被玉佩中蕴含的信息给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旦自己修炼了,成就势必会比前世大。

“也罢,我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呵呵,我那次任务明明很隐秘,为什么会被人先知先觉,绝对有鬼!”

“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老子不能死得这么不明不白!”

好不容易稳定情绪后,楚墨自嘲一笑,当即盘膝而坐修炼了起来。

刚一入定,他就感觉自己的体内多出了一股暖流,随着暖流在筋脉里运行,他身上的伤势也随之痊愈了过来,不到半个小时,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楚墨缓缓张开眼,眼中满是赞色:“不愧是传说中的修仙功法!”

他发现自己的视力变强了不少,就连听力也跟着变强了,隔壁连续三间病房的声音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哒哒哒……”一阵高跟儿鞋的声音传来。

为了不让人察觉到异常,楚墨急忙躺了下去。

随着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率先跨进来的是一条修长的美腿,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住,笔直而又性感,小腿紧实而纤细,大腿丰腴又不失美感,给人的印象就如同水蛇一般撩人。

紧随其后的是一位身着白大褂的靓丽女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年龄约莫二十四五。

瓜子脸,柳月眉,双眼皮,皮肤白里透红,外加一头披肩长发,几乎找不到一丝缺点。

如果非要找的话,那就是女子太过于冷了,即便是两人之间隔了好几米,她依旧能感受到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女子径直走到病床边上,柳眉微皱地盯着楚墨,红唇微张,声音清冷:“好点了吗?”

“老婆?”楚墨犹豫地看着对方,喊道。

女子和先前的女孩儿有着七八分相似,那么想必就是林逸的那个便宜老婆叶卿尘了。

女子微微一怔,峨眉微蹙道:“你叫我什么?”

“老婆啊?”楚墨不确信的重复了一遍。

难道又叫错人了?

叶卿尘盯着他看了好几秒,美眸有些复杂,未多说什么。

“你感觉怎么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这个丈夫出了车祸醒来后,好像变了。

要知道,林逸以前可是从来不这样叫自己的,都叫卿尘。

楚墨摇头道:“好多了,应该可以出院了。”

“你这才刚住进医院就要出院?你知不知道你那场车祸有多严重,我们要晚去几分钟的话,你现在都不一定能醒来。”

叶卿尘俏脸陡然转冷,有些厌恶的看着他:“林逸,我希望你别再这么玩儿了行吗?你是一个成年人,不是小孩子了,不管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后果,就比如你这次出车祸的事情,要是不酒驾的又怎么会发生这一切?”

她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林逸是在夜总会和人喝醉了,回来的路上出车祸的,至于为什么去夜总会,期间又做了些什么。

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甚至是不想多看一眼眼前这个废柴。

楚墨咧嘴一笑:“放心吧,我好歹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会倍加珍惜自己的生命。”

“希望你说到做到,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出去了,有事随时叫我。”叶卿尘缓和了下脸色,说完最后一句话就起身走了出去,并没有察觉到楚墨的言外之意。

她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生,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处理。

楚墨默默看着她扭着小蛮腰远去,深吸了口气,不停的让自己接受现在的一切。

如果说他先前对于这具陌生的身体还有排斥心理的话,可在看到叶卿尘之后,那一丝排斥瞬间就烟消云散了,正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

楚墨在病房里躺了一个小时,时间一长就显得很无聊,索性私自拔了自己身上的各种管子,又把缠着的绷带纱线全部拆了,然后走到外面透气。

医院病人挺多的,尤其是走廊上更是时不时的快速走过好几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

随着手术室大门的打开,楚墨就看见叶卿尘被几个护士簇拥着走了出来,摘掉口罩后的叶卿尘一脸疲态,显然是刚才那一场手术并不轻松。

楚墨刚想走过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嘈杂声。

随后只见两个男子推着一辆推车快速走了进来,而推车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

“医生,医生在哪里……”其中那位年轻男人急得满头是汗的大吼大叫。

叶卿尘急忙迎了上去,下意识看了看推车上的女孩儿。

女孩儿脸色苍白无比,嘴里吐着白沫子,最重要的是她的腹部高高怂起,像是有个七八个月的身孕一般,而在她的大腿根部流出了斑斑血迹。

年轻男子一把抓住叶卿尘的手,两眼发红,语气极为激动,就差跪下去了:“医生,求求你,救救我老婆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小林,立马将病人推到手术室,然后准备器械,我马上就到。”

叶卿尘俏脸凝重,深吸了口气后下达了命令。

推车两个小护士慌慌张张的推进了手术室,叶卿尘转身就打算去换衣服。

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劳累的身子突然一软,蓦的向前倾倒而去。

楚墨一惊,眼疾手快,急忙上前两步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可却因还没适应这具身体,一时间没控制好力道,直接抱着叶卿尘倒了下去。

好在倒下去的瞬间扭转身体,让叶卿尘在上面,胸前惊人的触感袭来,四目相对,脸近似乎紧贴在了一起!

叶卿尘愣住,楚墨尴尬地笑了笑:“你没事吧?”

“不用你管!”

叶卿尘俏脸闪过一抹羞怒,急忙站起身子,重重甩开了他的手,似乎是不领情,随后强打起精神换好衣服走进了手术室,不多时里面便亮起了红灯。

楚墨吃了一鼻子灰也不生气,笑了笑,静静的坐在门口的凳子上。

随同的还有先前那两位中年男子,只不过俩人根本静不下来,抱着手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时不时抬头看向手术室,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楚墨忍不住道:“老兄,嫂子的情况有些不对啊。”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病人不像是早产。

年轻男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双手抱头极为痛苦的道:“都怪我妈,非要信什么偏方,还抓癞蛤蟆给我老婆安胎,结果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另外一个男子看到儿媳变成这样,一脸尴尬,同时也有些内疚。

用癞蛤蟆补胎?

楚墨有些无语,这老一辈的人倒是挺迷信的。

时间很漫长,很磨人。

就在父子两人恨不得一脚踹开手术室大门的时候,门开了,戴着口罩的叶卿尘从里面走了出来,父女两人急忙迎了上去:“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情况不容乐观,病人子宫萎缩,还伴随着骨盆大出血。”

叶卿尘摘下口罩,露出一张极为无奈的美丽容颜:“你们先和小林去坚定血型,准备给病人输血,我现在就去召集专家会诊。”

父子两人顿时犹如晴天霹雳,就想冲进手术室,名叫小林的护士急忙拦住了他们,喝道:“病人情况很危急,请两位冷静点,先跟我来。”

等到两人走后,叶卿尘叹了口气,娇躯一软,却是再也无法撑下去了。

楚墨急忙扶住她,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没事?”

“我没事,不用你关心。”叶卿尘冷冷的摆了摆手,脸色苍白的道,随后就朝着会议室走去,刚走没几步,娇躯再次往前倒去。

楚墨上前搀住她,不顾她的反抗苦笑道:“算了,还是我扶着你去开什么会吧。”

真是一个要强的女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死要面子。

叶卿尘这次没有反抗,任由楚墨扶着走进了会议室。

不多时走进来了十几个人,领头的三个头发花白,身穿白大褂的专家,其中一个年级比较大的先是看了一眼站在叶卿尘身后的楚墨,眉头微皱:“小叶,说说是病人的情况吧。”

“李主任,病人目前已有八个月身孕,子宫口萎缩,骨盆大出血。”

叶卿尘强打起精神,俏脸苍白的道:“而且病人疑似食物中毒,具体毒素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临床表现是肺部感染,具体道呼吸急促,体内存在胀气,重度发热,心脏快速衰竭……”

楚墨微微皱眉,叶卿尘说出的症状让他脑海中多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觉。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会议室顿时陷入了一片嘈杂声中,而那三个专家更是相继倒吸了一口冷气,神情很是凝重,显然是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李主任咳嗽两声,示意众人安静:“病人大出血的状况还能解决,子宫萎缩也能剖腹产。可这肺部感染和食物中毒,又出现了这么多并发症,一时半会儿真的无从下手。”

另外一个专家起身道:“如果是肺部感染的话,给病人使用抗病毒药剂了吗?”

“都用过了,但是都没有半点效果。”叶卿尘忧心忡忡的道。

最后一个戴着眼镜的专家推了推镜框:“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细菌培养了。”

“王主任,可病人是孕妇!”叶卿尘峨眉微蹙,提醒道,一旦用了,胎儿绝对不保。

一时间众人都闭嘴了,最终,李主任叹了口气,开口道:“我建议让病人转院。”

这种情况只能转院了,做法虽然有些不厚道,可万一病人有个三长两短,他们滨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担不起这个责任,甚至是还有可能被有心人推到风口浪尖。

叶卿尘俏脸发白,面露不忍:“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我有办法!”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打破了会议室的沉默。

众人先是一愣,随后便下意识的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等到看清刚才说话的人后,众人神色一呆,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面对众人的目光,楚墨咧嘴一笑:“别这样看着我,我真有办法,不如让我试试?”

········
第三章 专家会诊
········

叶卿尘回头怒视着楚墨:“你给我闭嘴,别乱说话!”

这个废物,都什么时候了还瞎起哄,嫌麻烦不够大吗?

“你是什么人?”先前的李主任冷冷的看着楚墨,脸色有些难看。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是面色不善的看着楚墨,颇有一种他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就群起而攻的架势。

迎上众人的目光,楚墨不卑不亢地笑了笑:“我是你们叶医生的老公!”

“唰!”

一时间,无数道目光聚集到叶卿尘身上,眼中带着不可思议。

似乎是不相信身为滨海市第一美女的叶医生嫁人了,而且老公还长这样。

叶卿尘恼怒无比的回头瞪了楚墨一眼,这才对众人道:“不错,他就是我老公林逸,不过还希望你们别相信他的话,他刚才那是胡言乱语。”

对于楚墨那具身体的原主人林逸,身为妻子的她是再了解不过了,大学里学的是土木专业,毕业后除了开个书店,时不时捣鼓一下书法,或者是喝酒以外,还会什么。

用废物来形容一点不为过,和医术也完全不沾边。

众人一呆,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内心鄙夷一下。

“既然是叶医生的丈夫,那我就暂且原谅你先前的无礼!”李主任稍微缓和了下脸色,随后伸手指着门口盯楚墨着道:“那么,现在请你立刻出去!”

“我说了我有办法,我可以……”楚墨叹着气,还想说什么。

“林逸,你疯了吗?”叶卿尘呵斥道,恨不得将他的嘴封上,直接打断了楚墨的话。

“可我真有办法呀”楚墨无奈摊手。

他已经根据脑海中的记忆里找到了救治病人的办法。

李主任冷笑连连:“那我问你,你可是医学专家?”

楚墨摇头笑道:“不是!”

李主任脸上的冷意多了几分:“你可师从名医?”

“未曾!”

“你可有医师资格证?”

“没有!”

听到两人的一问一答,众人再次哗然,看向楚墨的目光就跟看白痴一样。

一个连医术都不懂,更是没有医师资格证的人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能够解决困扰三位专家的难题,这牛皮吹破天了吧?

叶卿尘羞愤欲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李主任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随后冷冷的看着楚墨道:“那你凭什么说自己有办法?”

“你们不能,不代表我不能!”

楚墨淡然一笑:“更何况,我老婆也是医生,平时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学会了。”

“简直混账,你以为医学是吃饭睡觉?你把病人的生命当成儿戏么?”

“医学是严谨的!”

李主任猛地拍了下桌子,气得胡须乱颤。

“严不严谨我不知道!”

楚墨眯了眯眼睛,看着李主任道:“不过我倒是知道你有痔疮,而且我还能给你治好!”

“你……你怎么知道的?”李主任下意识脱口而出,接着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楚墨没好气的道:“废话,当然是看出来的。”

另一个专家呵斥道:“叶医生,你丈夫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楚墨扭头看着他,耸了耸肩道:“你脱发严重,经常耳鸣,盗汗,尿频……”

“你……”那个专家一阵恼羞成怒。

楚墨不再搭理他,继续挨个对着坐在的人道。

“你脸色蜡黄,小腹鼓涨,一看就是黄疸之症……”

“你配胖过度,喝水锻炼都没用……”

“你目光无神,眼眶凹陷,一看就是昨晚纵欲过度,而且还吃了药……”

“……”

不多时,楚墨便将在座的十几人全部点评了一番。

会议室顿时陷入了死寂之中,每个人都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显然是被楚墨说对了。

叶卿尘呆呆的看着楚墨。

忽然间觉得,自己这个丈夫出了一次车祸以后,自己看不懂了……

“咚咚咚!”

外面响起了剧烈的敲门声,李主任咳嗽一声说道:“请进!”

先前的那个小护士小林火急火燎的走了进来,焦急的道:“叶医生,不好了,病人情况恶化了,生命体征正在快速变弱……”

“嗡!”

所有人惊得顿时站了起来,面色很是难看。

转院已经来不及了,现在必须硬着头皮上了,而结果很有可能就是一尸两命!

一时间,没有人敢表态,急得小林连连催促。

而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响起:“我看,要不就让叶医生的丈夫试试?”

点击下方“进入微信”,搜索公众号“天天书城”,关注后回复小说名称《最强赘婿》,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进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