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离婚的女人告诉你,头婚和二婚的区别是什么

········
第1章 净身出户
········
死寂般的别墅里,苏婉坐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手还在微微颤抖。白天发生在顾家老宅发生的一切不停的在脑子里回转,阵阵刺痛着她的心!

苏婉,我怀孕了,是南辰的……

苏婉,我现在从这跳下去,你说南辰会不会放过你……

哗~

随着女人跳进水里而引来无数宾客的指责,以及婆婆毫不留情的一巴掌:“如果小曦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

回想至此,苏婉垂下头,十指狠抓在头发里,自心底发出怒吼:“禽兽!不要脸,不要脸!”

忽然,外面传来大门开启的声音,一道强烈的汽车灯光穿透卧室。

苏婉缓缓抬起头,小脸煞白。

顾南辰这个时候不在医院而是回来,十有八九是那个孩子没有保住……

片刻,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苏婉双手支地刚站起来,卧室门就“咣”的一声被踹开。

一阵阴森的风极速刮过,只片刻,苏婉便被扼住喉咙死死抵在冰冷的墙上。

顾南辰双眸猩红,面目狰狞,略薄的嘴唇抿的死死的,牙齿咬的咯咯做响。此时的他是嗜血阎王,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女人活生生撕碎!

苏婉打了个寒颤,脖子上正在缓缓收紧的力道和口中越来越稀薄的空气,验证着顾南辰是真的想把她掐死。她用力挣扎,频临死亡的恐惧让她在扼住她脖子的手上连爪带打,留下一道道血痕……

终于,在她眼前阵阵发黑,手上越来越无力时,顾南辰蓦地松开了手。

“咳咳~”苏婉靠墙站稳,捂着脖子猛咳几声,此时的她脸色青白、嘴唇无一丝血色,但她还是瞪着眼对暴怒的顾南辰嘶哑吼道,“顾南辰,我再说最后一遍,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跳进碧莲湖的!”

“呵呵~”顾南辰笑的森冷,他指着苏婉的鼻尖,“苏婉,好你个心如蛇蝎的女人,你还狡辩……是你害死了我顾南辰的孩子。如果今天之前,我顾南辰对你还有点愧疚和亏欠的话,那么此刻……”

“孩子?”苏婉怒火中烧,扬手打开顾南辰的手,神态几近疯狂,“顾南辰,你不知羞耻!你居然对你妹妹下得去手,还有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个孽种,孽种!”

结婚一年,顾南辰从来没碰她。她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可她万万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是围在他身边乱转,天天叫他哥哥的人!

“闭嘴!”听闻孽种两个字,顾南辰身上寒意更深两分。他咬牙掐住苏婉下巴,狠声道,“再胡说一句,我就杀了你……”

这个一向维诺的女人,竟然敢对自己喊,还敢动手打自己。

她果然是一个毒辣女人,以前的温柔都是伪装,她是故意杀了自己的孩子……

想着,手掌再次握住她纤细的脖子,渐渐收力。

“这不正是你在做的吗?”苏婉仰头看顾南辰,眉头因痛再次紧皱,眼中满是不屈和倔强,“再,再使使劲儿,你们兄妹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在一起……”

苏婉闭眼,一滴清泪自眼角缓缓划落,滴在顾南辰的手背上……

顾南辰眼眸微动,冷笑出声,“现在杀你?然后让你以顾家媳妇身份葬进顾家墓园?苏婉,你做梦!”他放下手,抽了张湿巾,将碰触过苏婉皮肤的手掌一点点擦净,然后,跺在脚下:“签字,现在,离婚赡养费一、分、没、有。”

他犯不上杀了她,给自己惹上麻烦。

苏婉缓缓睁开眼睛,抬眸对上顾南辰那双嗜血的眼眸,一字一句道,“顾南辰,我从来都没打算要你一分钱。”

顾南辰刚压下的怒火再次燃起,他的手骨节握的咯嘣作响,暴怒的将苏婉再次提起,抵在墙上,“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签字离婚?

苏婉使劲摇头,凄凉一笑,“顾南辰,你从来都没听我说过话,也没信过我说的话。这场婚姻,我从始至终都只要你……”

而现在,她不要了!这样的顾南辰让她恶心!

不用赡养费,只要他松手,离婚书她马上签。

“哈哈哈~”顾南辰一阵放肆的狂笑,震的整座死气沉沉的别墅都是他邪魅的回音。

随着顾南辰狂卷又渗人的笑声,他便疯狂的撕扯掉苏婉身上的布料……

苏婉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摇头,挣扎,“顾南辰,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啪~”的一声,顾南辰的脸偏向一侧,上面赫然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苏婉看着自己的手惊住了,她挣扎着要跑,却被挨了一耳光,怒气冲天的男人拽回来死死束缚在身下。

“顾南辰,我,我不是故意的……”苏婉顾不得哭了,连声求饶。

回答她的是,顾南辰抽出腰间皮带,死死绑住了她挣扎的双手。

“你不是说除了顾南辰什么都不要吗?都想当bioa子了还立什么牌坊?”顾南辰眸子猩红,甩掉衬衫压身下去,狠力挺入,“你要的,给你,都给你!”

苏婉痛的一声惨叫,眼神呆滞了。

她突然间不认识缩小在自己瞳孔里的顾南辰了,她此刻就是身体于灵魂分裂的挺尸,她痛苦的闭上眼睛,眼角滴着大滴的泪珠,只希望那酷刑似的折磨尽快结束。

这就是她苦苦等待了一年的婚姻吗?

这就是她爱了那么久、为他放弃那么多的男人最后给她的回报吗?

直到一个女人的电话打进来,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打来的,这才使顾南辰停止对苏婉的折磨,他翻身下床的瞬间淡漠的扫了眼苏婉身下的那朵娇艳的血花,摔下那离婚协议书,毫不犹豫的离开。

顾南辰的那一眼使苏婉最后的尊严和希望彻底粉碎、绝望,她想坐起来,可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使唤,晕了过去。

苏婉看着天花板,哭到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她伸手,拿过那份具有法律效应的离婚协议书上,只有简短的一页纸,果然是将苏婉净身出户。

苏婉拿起笔,抬手,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苏婉二字。

然后,起身,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离开。

········
第2章 赚钱养活儿子
········
四年后。

安城郊区的一座庭院,掩映在一片火红之中,斛筹交错,衣香鬓影。

苏婉穿着香槟色的抹胸长裙,精致的淡妆,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

苏婉端了杯果汁,安静的站在角落里当着看客。

今晚,是安城的丝绸布料大亨霍氏的大公子和当红女星米佳佳的订婚宴。

苏婉的老板陆少勋为了他们陆氏的婚庆一条龙服务“唯一新娘”婚庆公司,走出江城,实现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开支散叶的宏大梦想,为了顺利能够在安城这座举世瞩目的城市落脚,并分得一杯羹也是下了血本了。

陆少勋免费为霍公子和米佳佳包揽了所有的婚纱、礼服和造型,而苏婉就是这场订婚宴的首席策划、造型师。

平时这样的场合,苏婉都是在幕后指挥一众手下做事的,可今晚,她硬是被陆少勋给各种威逼利诱逼到了前台。

四年前,苏婉和顾南辰离婚并净身出户后,去了江城。投奔了自己的好友江一凡,经过江一凡托人介绍进了陆氏公司,从最底层做起,可一个多月后她发现怀孕了,关键还怀了双胞胎,那时候听了消息的苏婉如大晴天被雷劈了没什么两样。

好在,陆少勋给了她特殊待遇,让她在策划部做助理,全都因为苏婉有造型方面的天赋,陆少勋非常看重苏婉那份天赋,所以才将怀孕的她收留下来。

这四年里,苏婉靠着自己的努力,在陆氏兢兢业业工作,来养活自己和两个儿子,苏煜和苏越。

如今,为了帮助陆少勋实现婚庆界老大的梦想,也为了让自己能够在愈来愈大的陆氏赚更多的钱,苏婉再次回到了安城。

苏婉倒不怕在安城遇到那个人,她怕的是他抢她的两个儿子!

虽然,苏婉没有关注过顾南辰的动态和八卦,可如今的顾南辰,她就是不去关注都难,毕竟他是如今安城的首富,各种关于他的新闻满天飞。

四年前,苏婉和顾南辰离婚没多久,他就高调宴请八方宾客,娶了自己的‘妹妹’也就是顾南辰现在的妻子,安紫曦。

想起安紫曦这个女人,苏婉不由弯了弯嘴角,她狠心用自己的孩子陷害她,让顾南辰将她净身出户。

可老天终归是有眼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世间的因果轮回谁也躲不掉,种了什么就该得到什么。

安紫曦得到了世间女人所想要的一切,童话般的爱情、婚姻,还有最富有的丈夫,给她全部的宠爱,可老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四年前,安紫曦纵身跳进顾家的碧莲湖,成功嫁祸于苏婉,让顾南辰将苏婉净身出户,可他们的孩子也流产了,从此,安紫曦和顾南辰一直都没有孩子。

苏婉觉得,顾南辰虽然讨厌她不喜欢她,但是,他如此功成名就却没有孩子,那么他要是知道了苏煜和苏越的存在,会不会和她挣抢他们兄弟俩、

苏婉蹙眉,微微摇了摇头,不,这绝对不可能,她苏婉就是拼尽所有都要保护好二个儿子,决不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苏婉深呼吸,吐气,只是一个订婚宴而已,顾南辰那么大的腕儿怎么会来这里?

再说了,安城这么大,苏婉也就待几天而已,怎么会碰见他?

陆少勋和他的助理忙的满场子跟安城的名流打招呼,可回头就不见了强拉上来的苏婉。

“苏婉,躲这里发什么愣了?”

陆少勋本大算给苏婉介绍几个大客户的,可发现她端着一杯果汁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发呆,便催促道,“苏婉,你不想赚钱养活你两个儿子了?”

苏婉闻声,微微蹙眉,立刻恢复了慌乱的情绪,点头,“好。”

见苏婉极不情愿的表情,陆少勋无声低叹,便又故作轻松的提醒道,“苏婉,要笑。”

苏婉瞪了眼陆少勋,打趣道,“我觉得今晚就是被你这黑心老板强拉来卖笑的。”

陆少勋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苏婉,你要这么说我陆少勋,那我也无话可说,你不想要这个机会,我一点都不勉强你,真的。”

苏婉拒绝任何人的追求,而将她和陆少勋的关系只保留在朋友的层面上,所以,陆少勋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帮到她,他除了给她多一次赚钱的机会,也没别的办法了。

苏婉很想有这样的机会,让更多的名流知道陆氏旗下有个大神级别的造型师叫苏婉,那么她也就不用为了养活两个儿子发愁了,可是她不能告诉陆少勋,这座城市里,掌控太多人经济命脉的顾南辰是她两个儿子的亲爹。

苏婉真的很担心会在这宴会厅里撞见顾南辰那个渣渣。

时隔四年,苏婉也从最困难最艰苦的日子里熬过来了,她不想跟顾南辰扯上任何干系。

下一瞬,苏婉还是强迫自己恢复了理智,看向陆少勋,“好了,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走吧!”

········
第3章 冤家路窄
········
突然,门口处传来一阵骚动的闹声,只见一行人迎着满院灯火,披着金色的光芒从容走入眼前的这个世界。

最前面的一男一女,男人一袭纯手工的黑色西装,紫色衬衣,还是他一贯的风格没有系领带,领口的纽扣微微敞开着,他薄唇微抿,镌刻的五官,只需要那么一眼,苏婉便认得出他。

也只有顾南辰才能把那种淡漠、疏离、沉稳的气场演绎的淋漓尽致,最夺目的是他的眼睛,上位者的睿智,从容深邃的双眸……

四年已逝,男人除了更加沉稳外,时光并没有在他的俊彦上留下岁月催人老的痕迹!

而顾南辰身边的女人,则是一袭和顾南辰的衬衣同款色系的紫色手工缝制图案的礼服,拖着小鱼尾的那种款式,从头到脚的妆容、装饰都是以紫色为主,女子五官小巧而精致,款款走在男人的身边,她挽着顾南辰的胳膊浅笑盈盈,摇曳的步子,十足的上流贵妇的气场。

她就是如今盛世集团总裁夫人,曾经踩着苏婉的肩膀坐上安城最具年轻的首富,顾南辰太太的位置,也是大众吃瓜群众口中的女神—安紫曦。

四年前,顾南辰一手捧红了安紫曦,可就在安紫曦最当红的时候,突然传出她息影的消息,后来才知道安紫曦嫁给了顾南辰,所以息影在家相夫教子,做了豪门阔太!

在场的名流都不约而同朝着顾南辰和安紫曦涌了过去,包括陆少勋和他的助理。

苏婉微微蹙眉,心静如水,只是脸色不知道何时白了些许,她紧紧握着手里的果汁没有刻意往后退,站在原地,就这样被蜂拥而至的人群给淹没在了后面。

顾南辰目不斜视那些宠宠欲动想和他攀谈的人,只是看着晚宴的男女主,微微点头,沉稳的声线落下,“有个饭局刚刚结束,所以来晚了。”

今晚的男女主除了恭维,笑脸相迎还能说什么呢!顾南辰和安紫曦能来,那是给了他们莫大的面子了。

此时的安紫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今晚宴会女主人的造型和晚礼服,震惊和艳慕之情难以掩饰!

今晚的女主角,一共五套造型和服饰不重样,都出自‘唯一新娘’公司一个叫Lavender的造型师之手。

“佳佳,今晚很漂亮,看的出来你这造型师很有功底!”

这句话也是有真实性的,毕竟安紫曦曾经被顾南辰捧成了国际一线影星,对造型师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她看得懂行道。

米佳佳微笑道,“谢谢,紫曦姐!其实,都是造型师的功劳,要说漂亮,那当然还是紫曦姐您了!”

安紫曦虽然是看不上米佳佳这样的小模特,但那鄙夷的神色也只是一闪而过,使人无法捕捉的住,可她的脸上还是挂着高人一等的端庄笑容道,“看你说的,今晚,你才是主角,你就是最漂亮的!”

活动依然在大人物的到来后推上了高、潮阶段,而陆少勋的助理终于在一个旮旯拐角里找到了正在‘偷懒’的苏婉。

点击下方“进入微信”,搜索公众号“今日精选阅读”,关注后回复小说名称《天价前妻不复婚》,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进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