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接电话时气喘吁吁,她告诉我她在跑步……

········
第一章 医者不自医 
········

东海市人民医院。

方林躺在一间普通病房内,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浑身上下一动不动,看着就跟一个植物人一样。

就在三个小时前,他大学里谈了三年的女朋友背着他和一个富二代去酒店,被他抓了一个现行,结果恼羞成怒的富二代当场开动汽车将方林撞成重伤。

经过三个小时的救治,方林总算脱离了生命危险,却被告知,腰部以下神经坏死,永久性瘫痪。

永久性瘫痪!

一想到这五个字,方林的呼吸就变得沉重无比,他眼睛赤红一片,脑海里不断浮现那一对男女的身影,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将他们挫骨扬灰!

只是……

方林苦涩一笑。

现在的他已经是个残废,连下床都做不到,又能拿那对狗男女怎么办?恐怕那对男女,现在正在某个高档酒店里快乐的翻云覆雨吧?

“林倩倩!孙浩铭!有生之年若是有机会,我方林,定要将你们挫骨扬灰!”

悲伤之余,方林胸口燃烧着熊熊的仇恨之焰,让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阴寒之气,生人勿进。

就在这时,一道充斥着岁月感的沧桑声音突然在方林身边响起。

“年轻人,深呼吸,吐气,放轻松,好好感受下身边的自然万物,别那么生气。”

“所谓怒则气上,过度愤怒就会伤肝,肝功能失常,则肝气横逆,上冲,严重时会血随气逆,蒙蔽清窍,不值得啊。”

方林一愣,下意识扭头看去。

因为身上钱不够,动完手术的他直接被安排在普通的双人病房,这里除了方林以外,还住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刚才心里太愤怒,方林并没有发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

此时一看,发现老者一身蓝白条纹的病服,倚靠在床头,手里捏着个吃了一半的苹果,正笑眯眯看着他。

“呵……我可没您那么高的境界,那对害我的贼人还在外面逍遥,叫我如何冷静下来?”

方林心里愤懑,语气显得不善。

眼下的他,身上麻药效果已经没了,可身下确确实实没有一丝反应,也就是说,他是真的成了一个残废!

老人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方林的双腿,笑道:“不就是瘫痪吗,这么点小事儿就能让你如此暴躁,年轻人还是不够稳重啊。”

“不就是瘫痪?”

听着老人那轻飘飘的话语,方林顿时翻了个白眼。

敢情这老家伙没瘫痪,说话都是一副不嫌腰疼的嘴脸,要不是他下不了床,方林真想过去抽他一顿。

这么一想,他就把脸转向一边,不想搭理这个老家伙。

老人嘿嘿一笑,咬了口苹果,眯着眼睛道:“小家伙还不乐意听了?我王夫子可没说大话的兴趣,你这小小的瘫痪,在我看来真不叫事儿。”

方林闻言,顿时发出一声嗤笑。

他瞥了老人一眼,蔑笑道:“老头,吹牛而已,您何必这么谦虚,说什么瘫痪是小事,你怎么不说癌症在你眼里都是小儿科呢!切,真有本事,自己怎么还躺这里,真当我好糊弄啊?!”

“咳咳……”

被方林一顿冷嘲热讽,王夫子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斜睨了方林一眼,道:“你小子懂什么,我悬医门一脉,行走人间,悬壶济世,挽救了多少人的生命?”

“或许是逆转了太多人的生死,违逆天机,悬医门的传人向来不得善终,而且门内祖训,医者不能自医,要不然你能在这里见到我?”

“医者不能自医?”方林微微一愣,随后冷笑道:“那你可以医治我吗?”

此时此刻,方林早就将老人当成了骗子,只是没处解闷,他刚好戏弄下这个满嘴跑火车的老家伙!

王夫子撇了撇嘴,啃了一口苹果,“你不是不相信吗,那我为何要医治你?”

方林语塞,但他灵机一动,挑衅道:“老头儿,你要医治好我,不就证明你真的是神医吗?”

“到时候我拜你为师,学你的医术!等我学成了,你身上的这点毛病,我不就可以帮你医治了吗?”

王夫子啃苹果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眼角瞥了方林一眼,方林心里那点念头,他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他冷哼一声,刚想点破。

心里却又琢磨,“既然是入世感悟,遇到这有趣的小子,倒也是种缘分,不如就遂了他的意……”

想到这里,王夫子麻利的啃完了苹果。

他下了病床,轻哼道:“小子,算你运气好遇到了我,我这就让你看看,我悬衣门一脉的无上医术!”

话音落下,王夫子转身从被单下摸出一个布包,不急不缓地走到方林下身的位置。

方林漠然的注视着一切,当他看到王夫子从布包里拿出一套金色的细针时,脸上的表情微微错愕。

难道这老家伙来真的?

在方林印象中,不论是电影中还是现实里,他都见过中医给人行针的画面。

那些医生为病人行针时,无一不是神情严肃,精神集中,生怕一不小心扎错了穴位,救人变成了杀人。

只是眼下,王夫子却是半眯着眼,既不脱方林的裤子,也不做什么消毒准备,双手各夹着四根发丝般粗细的银针,毫不犹豫扎向了方林大腿的几大穴位。

气冲,肾俞,涌泉,足三里……

王夫子行针动作无比流畅,行云流水,待方林醒转过来的时候,王夫子已经在用一块丝绢擦拭着金针了。

“完……完了?”

方林诧异地看着站在床尾的老人。

王夫子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不然呢,再过五分钟,你就可以下床了。”

说着,王夫子将那套金针重新装好,扔在了方林床上。

他眯着眼,沉声道:“小子,记得你的承诺,等时机成熟,我自然会来找你,至于想学我的医术,哼哼,还得看你的造化!”

话音落下,王夫子也不管方林诧异的神情,转身直接离开。

方林本想阻止,却突然感到一股难以言表的热流和麻痒感从他下身涌现,不禁脸色大喜!

当他颤抖着站起来时,他已然热泪盈眶。

噗通!

方林朝王夫子离去的方向直接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头。

“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徒儿的承诺,终身不忘!”

········
第二章 有猫腻! 【求收藏】
········

就在方林磕完三个头时,床上的金针包突然亮出阵阵金光,呼啸一声直接钻进了方林的脑海中。

“啊!!”

方林抱着脑袋,大声痛吼了起来。

无数陌生繁琐的信息涌进了他的大脑,让他应接不暇,脑袋都仿佛要炸开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方林才从那股胀痛中清醒过来。

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气喘如牛,眼中却跳跃着精光,脸上布满了震撼。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仙人!”

刚刚看到的画面,此时正像幻灯片一样在他脑海里播放着。

那一道道伟岸的身影,移山填海,焚天煮地,翻掌地裂天开,覆手环宇震颤……

金光之中,除了无上医道和仙界相关的信息外,还有一部名为《往生诀》的功法,令方林无比激动。

这时,方林猛地明白了一件事情,如果他刚才没磕这三个头,这套金针还会给他传达这些内容吗?

想到这里,方林不禁有些庆幸。

而就在这时,一道清澈动听的嗓音突然从门外传来。

“2112号病人,到换药的时间啦。”

随着声音,房门被人推开,一名穿着护士装的年轻女子推着手推车,从外面缓缓走进。

女子眉眼如画,长长的秀发挽起,用网兜束在脑后,丰满的身子在护士服的包裹下,更显诱惑,露在空气中的皮肤,亦如峰顶的积雪般,洁白无瑕,更是牢牢吸引住了方林的目光!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方林站在床边,愣愣的看着走进来的女护士。

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他女朋友孙倩倩是世上最漂亮的女人,可要和眼前的女护士一对比,二者简直是云泥之别!

啪!

一声轻微的声响传来,方林一惊,立马回过神来。

只见那漂亮女护士同样无比震惊地看着他,手中的药水瓶都掉在了地上,目光在他下身不停转动。

“你……你怎么……”

女护士瞪大明眸,一手掩着性感红唇,一手指着方林,颤着声音,话都说不完整。

方林当然知道女护士惊讶的原因,毕竟他的诊断结果可是永久性瘫痪!

可现在他就那般自然的站在秦梦眼前,秦梦没第一时间尖叫出来,已经是心理素质强硬的表现了。

这时,方林冲秦梦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他刚想打招呼,秦梦却一脸欣喜地想往外跑。

“美女,等一下!”

方林急了,要知道他能站起来全仰赖王夫子,和医院没关系。

他还没想好怎么解释他突然痊愈的事情呢,当然不想秦梦将事情捅出去。

这样一想,方林纵身上前,一把拉住秦梦的手腕,往回狠狠一拉。

“呀!”

秦梦嘴里发出一声尖叫,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扑进方林怀里,推着他倒在地上。

那一刻,两人四目相对,鼻间呼出的热气都尽数扑打在对方脸上,令人心跳都微微加快。

“你……你想干什么?”

秦梦楞了一下,俏脸顿时变得羞红一片,她挣扎着坐起,眼神透着几分嗔恼。

方林哂笑一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但刚才和秦梦抱在一起的瞬间,胸口传来的柔软触感,却令他忍不住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秦梦见方林不仅不解释,反而坐在那里傻笑,顿时更加生气。

她刚想呵斥方林,病房外突然冲进来一个护士,神情无比焦急地对着秦梦道:“小梦,不好了,0001号床的病人快不行了,你赶紧过去看看!”

“什么?”秦梦一惊,立即站了起来,也顾不上方林的事情,跟在那护士后面就跑了出去。

方林朝门口看了一眼,疑惑道:“奇怪,病人不行了不应该找医生吗,她个小护士这么着急干吗?”

话音落下,方林就想去看一看情况,正好他脑海里多出了许多医学知识,多看一些病人的情况,还能得到验证。

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前,已经站满了情绪激动的病人家属。

一些医生正在好言安抚着,而在病房内,已经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方林眉头皱起,事情似乎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你们医院怎么回事?我爸昨天动完手术还说已经脱离危险,怎么今天就不行了!你们这些医生到底做了什么啊?!”

这时,门前一个衣着高贵,气度不凡中年女人正指着一个医生的鼻子大声责骂着。

那医生也是一脸无奈,支支吾吾道:“赵女士,您别着急,医生正在里面施救,一定可以救回赵老的,至于出现问题的原因,很可能是我们的护士一时大意,拿错药水了……”

“什么!”赵茹燕尖叫一声,怒道:“拿错药水?你怎么不干脆拿成砒霜呢!你们这是谋杀!我告诉你,这次不管结果如何,赵家都不会放过你们!”

听到这句话,那医生顿时面若死灰,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云海市赵家,那可是跺跺脚能让整个云海震三下的存在,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惹上了这样的庞然大物呢?

一旁的方林看着热闹,嘴角冷笑却愈发明显。

这中年女子神情如此激动,看似是因为父亲的安危乱了分寸,但方林却敏锐的发现,对方眼底那抹淡淡的欣喜。

似乎,她很乐意看到眼前的局面一般。

想到这里,方林眼底散发出淡淡的金光,瞥了病房方向一眼。

视线中,病房外正萦绕着淡淡的死气,明显是有人即将死亡的迹象,只是在这死气中,还有一缕生机延绵不断!

有人,命不该绝!

就在这时,病房里的哭声骤然响亮了起来!

门前的一众赵家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赵茹燕在短暂愕然后,立即给身后两名保镖使了个眼色。

保镖会意,直接冲进病房中,抓出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女护士。

“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被抓出来的女护士自然是秦梦,方林看到这一幕,双眼都不禁虚眯了起来。

“干什么?!”

赵茹燕踩着高跟鞋,噔噔噔走到秦梦面前,瞪着她道:“你就是今天早上给我爸换药的护士吧,现在我爸走了,你说我要干什么?”

话音一落,她看了两名保镖一眼。

后者刚想带着秦梦离开,方林上前一步,大喝道:“等一下,赵老还没咽气呢,你们就急着给人定责了?”

········
第三章 百分百把握【求收藏】
········

“你是什么人?”

赵茹燕叉着腰,化着浓妆的脸上透着浓浓的警惕,盯着突然冲出来的方林。

方林整了整身上的病服,昂首道:“我是什么人不要紧,重要的是赵老明明还活着,你却急着甩锅,也太奇怪了吧?”

此语一出,病房前的众人顿时愣了下来,不明白方林这话是什么意思。

唯有赵茹燕脸色骤然一沉,双目几欲喷火,怒视着方林道:“好你个小王八蛋,我爸都已经走了,你居然还敢编排他!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赵茹燕就示意一旁待命的保镖去抓方林。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从病房里冲出来,急声道:“住手!”

两名保镖一惊,急忙停下脚步,躬身站在一旁。

赵茹燕眯着眼睛,冷哼道:“为什么住手,把这个小王八蛋抓起来,带回去剁碎了喂狗!”

“小姑,是爸爸要你住手!”病房里出来的女子轻轻握拳,再度喊道。

赵茹燕面色阴沉,最终重重一哼,不甘的扭过头去。

而后女子缓步走到方林面前,一双红肿的眼眸认真看着方林,嗓音有些沙哑,“你刚才说,我爷爷还活着?”

方林瞥了眼身前的女子,发现对方同样是个漂亮到极致的小妞。

只不过她的气质和秦梦完全是两个类型,如果说秦梦是三月盛开的绚烂桃花,那眼前的女子便是天山上孤傲冰冷的雪莲。

若不是眼下有事情询问方林,恐怕她根本就不会和方林说话。

方林抿嘴,自信的点了点头。

“你能救我爷爷?!”赵清雅呼吸微微急促,忍不住说道。

“要看了才知道。”方林微微一笑,刚好可以验证一下他刚得到的那些神奇医术。

“你跟我进来!”此时,赵清雅已经顾不上太多,她一把拽住方林的手腕,不管不顾地朝病房内走去。

一旁的赵茹燕想阻止,却只是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进门的那一刻,方林冷笑地瞥了赵茹燕一眼,后者不禁心头狂跳,有种被看穿内心的恐惧感。

难道这小子知道了什么?

赵茹燕内心不安,眼神一阵瑟缩。

病房里面并不拥挤,显然能在这里站着的都是赵家的核心成员。

方林目光一扫,就将病房内的情况尽收眼底。

在病床边跪着的那对中年夫妇,应该就是赵家长子赵天平,以及他的妻子王欣楠。

在他们身后,正站着一群医院里的权威专家,此时正耷拉着脑袋,跟一群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方林低头看了眼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呼吸的赵老。

他眼底浮现淡淡地金光,扫视着床上的老者。

此时,后者体内的血液凝结在一起,皮肤微微发青,全身肌肉都处于一种完全松弛的状态,走近一些还能闻到一股骚臭味。

这是人体死亡后,肠道和膀胱自动排空的现象,也就是说,从医学角度上讲,赵老的确是已经死了。

方林默默地走到床边,掰开赵老的眼睛看了一眼,瞳孔放大,失去光泽,眼球开始从球体慢慢变平,这是死亡4-5分钟的表现。

还好,时间还很充裕。

方林眯了眯眼,脑海里浮现出一系列相关的病例情况。

很快,他的嘴角就微微扬起,掷地有声的道:“放心吧,赵老寿命未尽,我有把握救活他!”

寂静的病房内,因为方林的一句话,就像一池死水砸进一枚石头,荡起剧烈波纹。

跪在床前的赵天平浑身一颤,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方林,嗓音嘶哑道:“你确定?”

“当然!”方林脸上的神情愈发笃定,和中年男子对视着,气势丝毫不弱下风。

在接触到仙人层面的东西后,俗世内所谓的大人物和他们身上的气势,根本就无法影响方林。

毕竟,见识过滔天海啸的人,又怎么会被小溪里的一个小漩涡吓到?

“胡说八道!”

就在这时,站在他身后的一群砖家立马跳出来,大声的呵斥起来。

“赵老明明已经驾鹤西去,他的所有生命特征都在消失,又怎么可能活过来?你这毛头小子又是什么人,居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这些砖家会跳出来阻止方林,无非是担心方林真的将赵老救活,显得他们无能罢了。

虽然赵老死亡会让他们承担一定责任,但他们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医学砖家,赵家也不会太为难他们。

再说了,不是还有个叫秦梦的护士担负主要责任吗,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方林眯了眯眼,冷笑道:“你们没本事救活赵老,还质疑别人的能力,怎么,是担心我砸了你们的饭碗吗?”

“你……你放屁!”

听到方林的话,一众砖家面露赧色,却依然梗着脖子,“你说你能救活赵老,你有什么证据?”

“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又在哪家医院任职?什么东西都没有都敢妄谈救人,无知小儿!”

“行医资格证?”

方林掏了掏耳朵,蔑笑道:“那东西我还真没有,但我的确可以救活赵老,赵先生,你真不让我试一试?反正赵老已经“死”了,还有什么结果能比死更糟糕的?”

此语一出,赵天平脸上的神情一阵变换,正当他想让方林试一试时,赵茹燕那尖锐的嗓音突然传了进来!

“哥,不能让他试,这小子叫方林,他根本不是什么医生,就是这家医院的病患!”

随着声音,赵茹燕扭着屁股冲了进来,“大哥,这小子的女朋友跟人跑了,他自己还被对方撞成重伤入院,他哪会治病救人,我看就是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吧!”

言罢,赵茹燕眼神阴冷地看着方林,嗤笑道:“好你个小王八蛋,我爸都死了,你还敢在这里戏弄我们,真是找死!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抓起……”

“慢着!”

第二次,赵茹燕的命令被人强行打断。

她脸色一阵怨毒,冷冷瞥了眼站在一旁的赵清雅。

后者没有看她,而是脸色严肃的看向方林,冷声道:“方林,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几分把握救我爷爷?”

方林微微一笑,语气淡然道:“百分百把握!”

点击下方“进入微信”,搜索公众号“今日精选阅读”,关注后回复小说名称《绝品神医》,继续阅读后续精彩内容!

进入微信>>>